【带卡】家

①嘿大家好,新年快乐的说٩(๑•◡-๑)۶²º¹⁸✨
②本咸鱼又出来晃悠,某两只的日常,渣文笔预警
③大概内容是有点被启发的,如有雷同……不算巧合?【不是】 【我删还不行么】
④新的一年我也想要继续爱他们下去❤他们最可爱最完美了!!请允许我吹爆这两只小天使!! 
⑤好了没屁放了,不嫌弃的话随便看看吧 ̄  ̄)σ

——————————————————————
      宇智波带土正得意洋洋地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水门班今天刚解决了一个非常棘手的任务,最后在火影塔报告时还受到了三代目的夸赞。于是带土一路上就一副“吾乃明日火影”的傻样,极为嚣张地走了一路。
  卡卡西皱了皱眉,他跟在带土后面不耐烦地拖着脚步,只想早点回家。天空阴沉地像是一副要下雨的样子,有几只灰燕低飞过头顶。
  “我说,要不我们今天开个庆功宴吧!”
       带土转回头兴致勃勃地手舞足蹈道。
  “驳回。”卡卡西冷淡地从黑发少年身边走过,头也不回地说。
  “喂,卡卡西,你拒绝地这么快干嘛!?”带土不满地朝他抗议道,“有点人情味好不好,好不容易完成了这么艰巨的任务,庆祝一场有什么不可以的。”
  “那种任务也就只有你这种白痴会觉得‘艰巨’了,”卡卡西特意咬重了最后一个词,“每次完成一些小儿科就要吃大餐,你是饭桶吗?”
  “笨卡卡你!”带土立刻炸毛,“你骂谁是饭桶!?”
  眼看继续下去又将是一场世纪大战,队伍里唯一的一个女生及时截住了话头,“好啦,这有什么好吵的,卡卡西不想去的话也没什么关系,我可以来啊,话说同期们也很久没聚了……也许我们还可以叫上阿斯玛他们?”
  琳无奈地笑着,又一边在旁掰着指头说。
  卡卡西转过身:“既然不用参加这种毫无意义的聚会,那我就可以走了吧。这个家伙交给琳处理了。”
  “嗯。”忽略了一旁的少年强忍住没有打岔而翻的几个白眼后,褐发的女生应到。话音刚落,眼尖的琳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迅速叫住了对方,“等等,卡卡西,你是不是受伤了?”
  刚准备离开的卡卡西身体猛地僵了一下。“没什么,只是胳膊不小心划到了。”他低声说。
  “哈哈哈……还说什么大话呢,笨卡卡你这不还是受伤了吗……”带土毫不留情地嘲笑道,紧接着琳就转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宇智波的少年连忙闭了嘴。
  “给我看看。”琳说。
  “只是小伤而已,我自己就可以……”
  “我说给我看看。”
  卡卡西迟疑了一下,然而女忍者的语气强硬得显得不容反抗,他还是缓缓地伸出了左手。
  琳查看着,自始自终都紧皱着眉头。伤口很深,也有点骇人,不过确实也只有皮肉伤的程度而已,四周微微淌着血。年轻的医疗忍者很快便熟练地用掌仙术止了血,加快伤口愈合程度,最后再用绷带将卡卡西的胳膊一圈圈绕紧,打了个结。
  “这样就好了,行动没什么大问题。”卡卡西果断回绝了琳想陪他一起回去的好意。
  “好歹人家也刚帮你整理了伤口,语气也要柔和一点啊。”带土又不满地撇了撇嘴角,“真是没有人情味的家伙。”
  “对你毫无人情味还真是对不起了啊。”
  “……好啦,那我们走了。”
  
  天看起来是真的一副要下雨的样子。不远处几处浓重的乌云正不断聚拢,看起来在酝酿着一场暴雨的袭击。阴天下的木叶仍是一副安详宁和的样子,几户人家的窗口里已经有灯光闪烁,街道上的路灯也正被依次逐渐点亮。
  刚从任务回来的卡卡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装备和衣服,望了一下天。不知道能不能赶在下雨之前回来。他咕哝了一声。
  他无声地一步一步走下台阶,来到玄关处。空旷的木质地板上一时只回荡着脚步声。卡卡西平常就不是一个多言的人,大概每次和带土吵架都是他最主动也是话最多的时候。这样一个沉默的人,使得这个本就寂寞的屋子显得更为宁静。
  真安静啊,卡卡西想道。就算他是个不喜欢喧哗的人,这样的安静,有的时候也还是让他觉得太过分了。
  也许从前并不是这样的,虽然会有屋子主人因任务一连几天、几个星期未归这种经常性的现象出现,但孩子的那份期待和留恋也总是被承载着,在温暖的时光中静静等候。它从未如此安静过,房屋本是家的载体,有了家才会有生活的气息,但自从鲜血在地板上蔓延出白牙刀的痕迹后,旗木卡卡西的家,就不复存在了。
  那个曾经让他足以用一生的爱去骄傲和憧憬的角色,亲手用最残忍的方式抛弃了他。
  这个屋子,还是就这样静着好了。
  卡卡西的眼神游离到了胳膊上新系好的绷带上,微微怔了一下,下一秒,银发的少年手上用力,拉开了大门。
  
  “下雨了呢。”
  突然有一滴水落在了少女的头发上,琳抬头望了望天。
  “诶,好像的确是这样的。”又有些许液体打在了带土的头上,他瞥了一眼阴沉的天,“得快找个地方——”黑发少年用手指向一处。“我们先去那家店铺下避个雨吧!”
  两人跑向了离他们最近的那个小店下的篷子里。
  一开始只是丝丝绵绵的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空中隐隐约约飘着透明的雨丝,在地上的一个个水洼中激起淡淡的涟漪,到后来雨势逐渐变得越来越大,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
  “真是烦人的天气,”带土抱怨道,“我记得这附近有一家烤肉店味道挺好,要不冒着雨先去那边看看……我说琳?”
  虽然从刚才开始带土对于这份难能可贵的独处时光就显得十分兴奋,然而琳一直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弄得他也有点浑身不自在。
  “嗯……啊!”明显刚刚游离了一下的少女回过神猛然应到,过了一会儿,像是犹豫了一下后,琳顿了顿,“带土,要不……我们还是叫上卡卡西吧。”
  ……啊,带土不服气地撇了撇嘴,就是这样,琳总是在想卡卡西的事。那个自大狂到底有什么好的了。“为什么要请那个讨厌鬼,明明笨卡卡他自己都说了不来,琳你这样不是很自讨没趣啊。”
  “……”琳咬了咬嘴唇,“是这样么……不过,总是还感觉很担心他啊。”
  “他能有什么事,”带土将两只手枕在脑后,大跨步朝前走去,“那个家伙反正也强的一塌糊涂,能出什么事。”
  “不,带土,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琳停下了脚步,“卡卡西有伤……要是他又逞强的话,在阴雨天气,难保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我是不会相信那个家伙会出事的——真出事了也是平常太臭屁的报应。带土心想到。尽管如此,他还是停下脚步,回过头:“既然琳你这么担心的话,不如我们去卡卡西家看看?”

  下雨了。
  弥漫着水汽的空气中,一把红色的伞撑了开来,伞下,琳敲了敲木门。
  “家里没人。”带土踮起脚望向窗户,摇了摇头。“那家伙应该真的出去了。”
  
     听说漫画和小说在演绎到悲伤之时总会有雨滴落,用以熏染还嫌不够悲凉的气氛。
  真是十分恶趣味啊。
  已经被淋湿的碎发紧贴在额头上,卡卡西在雨中默默站着,望着眼前刻着木叶标志的公墓。
  红色的鲜艳的文字淌着仿佛会滴血的颜色,静静地在大理石上写出了一个名字。
  はたけ サクモ【旗木朔茂】
  今天是家父的祭日。
  看着这块毫无生气的大理石,会让卡卡西又想起他那个同样沉默的家。
  都是沉默的呢。
  从花店里买来的花朵已经被雨水打湿了,沾着雨珠的花瓣不知为何反而显得更加鲜芳。沉重的雨滴也一点一点地落在了他的肩头。没有任何遮掩的他就如此站立着。
  父亲,我会成为一名合格的忍者。
  和你不同。
  意识逐渐变的有些模糊了,不知道是不是在雨中淋太久的关系。站了很久的卡卡西有些不稳地附下身子,最终将自己靠在了坚硬的大理石上,蜷缩成一团,仿佛拥在谁的怀中似的。然而随之而来的冰冷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刚刚执行完了B级任务后又立刻没有休息地做了高强度的训练,已经很疲倦了呢。卡卡西的眼皮控制不住地想要往下合拢,好想……睡一觉啊……
  “卡卡西!”
  突然之间传来了一个无比熟悉而惊慌失措的声音。如果石头有温度该多好,他恍惚想到,这样的话空荡荡的房屋里也会传出回声吧。
  在阖上双眼前,他的脑海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可父亲,是无论如何也恨不起来的角色啊。】  
  
  卡卡西睁开眼时,感觉到自己的太阳穴传来一阵晕眩的疼痛,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他所熟悉的天花板。
  卡卡西愣了一下,然后才意识到这是自己的家里。屋门口传来一阵喧嚣,让他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
  “真的可以吗带土,卡卡西刚淋了场大雨,伤口容易发炎而且还可能会发烧,虽说简单处理后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但他毕竟现在行动不便……”
  这是琳的声音——所以是他们两个找到了在墓园睡着的自己并且将他给带回来的吗?
  带土立刻说道:“绝对不会有问题的琳,你也很累了快回家休息吧。”
  啧。卡卡西在心中切了一声,这个家伙一定是不想让琳跟自己单独相处。不处便不处呗,但他说要照顾自己是怎么回事……
  等一下!!!他说要照顾自己???
  卡卡西还没能反应过来就听见带土在那儿拍着胸脯和琳下保证道一定能把卡卡西养得白白胖胖。然后琳听了后似乎也微微露出了笑容,说那就拜托你了,带土。
  嗯!
  嗯你个头……卡卡西翻了个白眼。
    等重重的关门声响起后,“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就径直朝他所在的房间走了过来,下一秒,伴随着“嘎吱”一声,他的房门被拉开了。
  “诶,卡卡西你醒了啊。”带土看见卡卡西坐在床上,正用一副生无可恋的眼神看着他。
  “……你怎么来了。”
  “嘿,这回你可要感谢我,”带土立刻得意地叉起腰,“琳担心你,于是我们就到你家去了一趟,然而我们发现家里没人,知道你肯定又出去了,大雨天的你这家伙也不知道带把伞,在墓园里找到你的时候你都已经湿透了,我可是不嫌弃你那都冰的要死的体温,一路把你背回家的。”
  卡卡西沉默着,带土见他不说话,又叽里呱啦地兀自说了下去了。
  “琳说你刚受伤,虽然不严重但这样淋雨也会发炎的,而且这样子感冒发烧什么的也说不好——啊对了,她看起来十分生气的样子,说你从来不好好照顾自己。这句话我十分赞同,所以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淋雨啊,直接躺墓碑上一点也不冷么——不对,在这种鬼天气里去墓园这种事情本身就很诡异吧。”
        “……喂,你倒是说句话啊。”
        “头疼。不想说话。”
       卡卡西终于吐出了几个字。声音闷闷的。
       带土一下子被噎到:“你看,这就是报应。”
        卡卡西的死鱼眼毫无波动地看着他。
  “哦对了,我还帮你换了套衣服,你那声衣服太湿了,我扔洗衣间了。”带土又下意识吐槽道,“话说卡卡西你睡衣怎么是黑色的,跟个糟老头子似的。”
  卡卡西翻了个白眼:“这你都管。”
  “切。”带土撇了撇嘴。
  “你肚子也挺白的。”他又说。
  “……你废话说完了没。”
  “我给你做饭去啦。”他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你会做饭吗。卡卡西在心里吐槽道,他掀开被子,两只脚触碰到地板时一阵微凉。
  卡卡西走到厨房,看到宇智波带土正一脸鄙夷地看着自家的冰箱,望见屋主来了,原来说要下厨的人便立刻跳起来嚷嚷道:“喂,我说,卡卡西你是属鱼么!?这一冰箱除了秋刀鱼还是秋刀鱼,你怕不是秋刀鱼成精了吧!?”
  卡卡西显得十分悠闲地打了个哈欠,“怎么,不会做?”
  “……不可能!”
  于是宇智波带土便一把将旗木卡卡西按倒在桌边,叫他坐下等着,一边扬言说我可是向琳承诺过把你给喂成白白胖胖的人今天就让你看看我带土大爷的手艺。
  银发少年坐在桌旁托起了腮,静静地看着说别把我厨房炸了就好。
  那家伙看起来似乎很想真的这么做。
  过一会儿带土果然两手托着碗盘从厨房里出来,有盐烧秋刀鱼和茄子卡卡西最喜欢的两道菜,配上松软的白米饭,看起来味色兼备十分完美。到最后带土还显得特别乖巧地问他要不要再添个鸡蛋补充营养。
  看着面前小山般的米饭,卡卡西突然想起白白胖胖这个形容词其实一般形容的是猪不是人。
  于是他有点怀疑带土心怀不轨。
  
  上一次别人为自己做一餐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不,就算是像这栋房子被他人涉足这样的事也是久远到令他也几乎完全遗忘了。
  卡卡西拿起筷子,却迟迟没有夹菜,看的一旁满脸期待的带土一脸懵。
  “喂喂喂,你又怎么了,嫌菜不够?要不我再去炒点啥……”带土放下碗,在他面前晃了晃手。
  “不用。”卡卡西连忙伸手拉住他,指尖微微颤了一下,“已经足够了。”
  “你确定?”
  “嗯。”
  带土重新坐下,扒了两口饭后又歪着头:“今天你很异常诶卡卡西,一会儿这么客气一会儿又连话都不说一句,明明平常嘲讽起人来都是尖牙利齿的。”
  “……错觉。”
  “这是真的好吗,诶你不会是被我独自留下来照顾你被感动到了吧?没想到你这种家伙也会知道感谢人吗……”
  “行了,你洗碗去吧。”卡卡西说着就装模作样把碗往前一推。
  “卡!卡!西!”
  卡卡西将两手放到脑后一脸惬意地瞧着带土收拾完碗筷溜进了厨房。卡卡西看了一会儿,拿布擦了一下桌子,接着也跟了上去。
  厨房里是一片哗啦哗啦的水花声。
     卡卡西站在厨房门口看带土洗碗,突然说:“我下次不会在雨天不带伞就出去了。”
  带土被这语气愣了一下,差点没拿好手上的盘子:“呃……啊啊,知道就好,知道就好,下次淋雨感冒发烧我和琳可就不管了。”
     “嗯。”
     带土听见卡卡西声音闷闷的,忍不住扭头看他,结果不巧也正好对上对方射来的视线。顿时感到有些尴尬地地用沾满洗洁精的手擦了擦鼻子,愣了三秒又嗷嗷叫着赶紧找水去冲。
     卡卡西一直看着,突然笑了。只见这个黑发的宇智波少年此刻连头发上都还沾满了水珠,不知是因为下雨背着他时淋到的还是刚刚洗碗时甩了自己一身。
  这个总是浑身发光的男孩,让向来死气沉沉的屋子里变得十分热闹,他太炽热太温暖了,他想道。恍惚间,卡卡西仿佛感受到了宇智波带土当时背着他的温度,淅淅沥沥的雨中,冰冷的他与那温暖只隔了一面湿漉漉的布纱的距离,有些颠簸的背上是同样被雨打湿的黑发,因为只有一把雨伞,所以撑伞的琳和背着他的带土都淋湿了大半。
  宛若他的热源和光源。
  “喂,带土。”卡卡西叫到。
  “啊?”
  “今天……谢谢你了。”
  这句话一出口,空气足足寂静了五秒。
  紧接着,带土猛的跳了起来——
  “笨卡卡你你你发烧了!?”
  他刚刚又对我说了什么!?
  谢谢!!!!????
  这话是他说的???是这个不可一世高傲自大目中无人狗嘴吐不出象牙的白毛魔头天才少年说的???
  卡卡西的死鱼眼在带土企图把手背伸过来感知他额头的体温时彻底被翻成了白眼:“笨蛋。”
  “这句话听着正常了些。”带土重新坐了下来,吁出一口长气。
  “……你是受虐狂吗?”
  “没想到你这种人也会说出感谢的话,”带土重新拾起碗盘,“从刚刚开始就很令人惶恐,我还以为你的脑子里除了规定和任务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卡卡西撇了撇嘴:“那是因为和吊车尾真的无话可说罢了。”
  “不许叫我吊车尾!我可是要当火影的人!”
  “行行行,我等着看你当火影。”头一次,卡卡西没有说出讽刺的话。
  “一定会的!”
  带土咧开嘴,背对着卡卡西做出了一个握拳的姿势。

——————————————————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新年快乐♡
相信我我是真的很爱他们了,身为一条咸鱼写不出想表达的那种感觉我也很绝望啊_(:3 」∠)_
总而言之还是希望堍和卡都能有个家吧,过年嘛

评论
热度 ( 37 )

© 白牙出鞘徒留半眼矜傲散落成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