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优/优桐】存在的证明

①大家好元旦快乐然后我又来祸害人间了
②小学生文笔,诡异的短篇,并没有明显的CP向
③事实上只是借花献佛
④只是把某虚空碎片的【陪睡】情节改编了一下,对话剧情基本出自于此,侵删
⑤其实是甜的但后来就成玻璃渣了……
⑥真的好咸鱼啊我

感谢说了这么多废话仍不嫌弃坚持要看的你们,真的是很大的勇气。
————————————————
  “只有这里了。”
  柜台前的小姐露出一个好看的微笑:“欢迎光临,客人。不过这里只剩一间房了,确定要入住吗,两位?”
  “……我无所谓了。”
  “我也是,那就这里啰,桐人。”
  
  我,桐谷和人,在2024年11月7日从VRMMO“Sword Art Online”中注销。在经历了漫长的康复训练后,总算在12月回到位于埼玉县川越市的家中。从SAO中生还的约六千名玩家中,有超过五百名初中生与高中生。为了这五百名学生,国家在东京都西东京市设立了一个让他们免试且免费入学,毕业后还可以获得高考资格的学校。
  虽然带着几分无奈,但最终在我与亚丝娜的商讨下,我还是决定入学。对于这个决定我也没后悔过。每天都沉浸在与同样修读机械电子工学课程的朋友们设计制作各种设备的乐趣中,而且还能与SAO的大家见面。如果不算上那每周一次强制的心理辅导,应该是十分充实的校园生活了。
  然而,意外再次打搅了我的生活。
  在入学后过了一年多时间,出于某些原因,我的意识突然莫名地进入了一个名为“Under World”的世界中。在人界北部露莉德村附近森林苏醒的我,拼命尝试着联系开发并运营此世界的风投企业拉斯的工作人员,却没有收到任何回音。没办法,我只能在这个世界内找寻和外界联系的设有控制台的地点——为此,我和在这个世界邂逅的搭档尤吉欧一同踏上了央都圣托利亚,还有那耸立于正中央的公理教会中央大教堂的旅程。
  前往世界中心的路途是漫长的,在离开露莉德村的半年后,我们在一座小城镇中敲响了一家旅店的门。
  “这好像是唯一一个旅馆了,今晚也没有其他落脚点,先住这吧。”尤吉欧说。
  这是一家看起来十分小的客栈,木制的门牌极为简陋,随随便便地便挂在了门口,刻着“旅店”两个字。没有任何其他多余的装饰或是广告。一路上略微观察了一下,我估摸着这个小镇的经济水平和露莉德村差不多吧。
  进店后被告知只剩一间房间了。这就意味着我与尤吉欧要在原本是一单人间房的面积下二人同居,并且同床。
       一时有些被震到的我,纠结了许久,在心中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还是勉强点了点头。
  ……原来以为至少房间里面的布置和床会稍大一些的我,在打开门的那一刻才发现自己真的还是太天真了。
  所幸用具还是干净清爽的吧。
  “唔,有点凉。”我皱了皱鼻头,忍住想打一个喷嚏的冲动,在几秒之内又翻了个身。
  几乎从上床后就一直很安分地躺着的尤吉欧显然与辗转反侧的我形成了鲜明对比——被子这么小,他真的睡得着吗。我想到。感觉到自己的被铺似乎又被对方无意识地扯去了一点后,我无奈地揉了揉鼻子,开口叫道:“喂,尤吉欧。”
  “嗯?”黑暗中传来了熟悉的声线。尤吉欧似乎翻了个身。
  “霸占床铺真的很过分耶。”
  “诶——不就是一人一半么。”
  “哪有,我盖到的面积绝对比较少。”我一本正经地说。嗯……虽然只是扯了扯被子,但是一毫米少也算是少了吧!
  “是你的错觉啦……真的很贪心耶。”虽然有些模糊,但我还是辨认出了对方十分无奈的表情。
  才不想被这么说呢。我再次忍住一个喷嚏,开口道:“才不是,是真的很冷,冷的我都快感冒了。”我说道。
  “所以绝对是被子少了。”
  “唔……”尤吉欧皱了皱眉头,有些为难地看着我。
    这个表情……弄得我也不好意思了啊我说!
  我咬了咬嘴唇。“嗯……啊,有了!我想到一个好主意。”我突然说,“拜托请稍等一下。”
  这下搭档的脸上则变成了一脸的困惑,只见我翻了翻床头柜,从上面的包物里搜出一枚硬币。
  “怎么了,”尤吉欧歪头,“突然拿铜币出来是要做什么。”
  “哼哼,”我得意地拿着它晃了晃,“就用硬币……不,是铜币的正反面来决一胜负,棉被就任凭赢的人处置。怎么样?”
  ——我个人其实对自己的运气挺有信心的。
  “哦,原来如此,还真是好主意!”
  “嘛,那就由我来丢啰?然后优吉欧来猜正反面。”
  亚麻色短发的少年点了点头:“嗯,没问题。”
  “那么,要开始喽……”
  我将黄铜色的硬币平放在大拇指上,然后猛的弹起,只见暗中一道银光在空中闪了闪紧接着就掉了下去,已经适应了黑暗的双眼及时捕捉到了它的轨迹,在硬币完全落下之前,两只手迅速合拢,使硬币落入了掌心。“呼!”我轻吁一声,“好了,猜猜是哪面?”
  “这个嘛……”尤吉欧微微想了想,没有用太多时间就做出了决定,“反面吧。”
  得到对方的答案后我点了点头,缓缓打开手掌——现在就是看幸运女神到底眷顾谁的时刻了吧——
  “诶!?”
  “是反面,我赢了,”看到我手心里的硬币后,尤吉欧露出了一个胜利的微笑,“所以棉被就归我处置啰。”
  “唔唔,真可惜啊,”我感到有些遗憾地推开了被子,“不过都说好了的,那我干脆地……”
  噗——
  “诶!?”
  我一下子愣住了,又一次禁不住叫出了声,“尤吉欧你——”
  ——身上突然增加了重量,几近所有的棉被都被眼前的碧眼少年盖在了我身上,而对方却只是草草地盖了一小部分被子,以将腹部勉强遮住。
  尤吉欧向我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棉被不是任由我处置吗,我不想你要感冒,所以要好好保暖啊。”他看着我,认真地说。
  “而且,我又不像你那么怕冷……”
  我没有说话。
  噗——
  最后几个还未完全说完的词语突然间转化为了一个表达惊讶的音节,尤吉欧不由地瞪大了双眼:“诶——桐人,你突然这是做什么,我不盖也没什……”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盖啊,这条棉被虽然小,但是两人挤一下总是有办法的吧!?”我不由地提高了音量,莫名奇妙地带上了责备的语气,不觉中混了几丝担忧。
       笨蛋,你那样才绝对会着凉的吧。
  “可……可是……”似乎是被我莫名的恼火怔了一下,尤吉欧一时语塞,“但可以吗,你的背好像显露在外面了。”
  “嗯……的确、的确会有点冷呢。”背后传来丝丝凉意,我抿了抿嘴唇,别过头,有点不甘心地承认道。
  “那我们就再往里挤一点吧。”尤吉欧笑了,“这样说不定两个人的背就都能盖到了。”
  “啊……说、说的也是,那我们就再挪一点吧。”
  ……
  “怎么样?”
  “呃,背后还是会吹到冷风呢。”
  “再靠近一点吧。”尤吉欧再次提议到。
  “现在不就已经很近了?”我默默地盯着对方的鼻尖。经过刚刚一番折腾,现在的距离我几乎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尤吉欧的呼吸,从对方鼻子里出来的鼻息一下一下微弱而清晰地喷在我的脸上。我还从来……从来没有和一个人距离这么近过。
  “呵呵……”尤吉欧突然笑出了声,让我回过神来。我奇怪地看着他:“怎么了吗?”
  大概也是从没与谁靠近过这么近的距离,尤吉欧两边的脸颊都有些红了起来。
  “你的呼吸,喷得我的脸好痒呢。”
  尤吉欧又笑了几声。
  这家伙怕痒啊。
  “唔……”
  我一下子也脸红了起来,“看吧,果然靠太近了。”我别过头,想避开对方即将要对上的目光。
  “不过,如果再靠近……”
  碧色似水的眼眸忽然凑近了过来,让我措防不及——“啊!”
  “啊对不起!很痛吧,撞到鼻子了吗?”
  优吉欧连忙停下——刚刚太突然的举动害得两个人来了个“亲密接触”,使我们的鼻子狠狠地撞在了一起——他十分抱歉地看向我的脸:“没……事吧?”
  “不不不,痛还不至于,”我捂了捂鼻子,“不过……我们还是保持一点距离吧。”
  “嗯,那样似乎比较好。”
  不过,确实是靠的越近就会越温暖啊。我一边稍微朝后面移动了一点距离,一边默默想到。
  就这样彼此都沉默了一会儿,在恍恍惚惚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间有一只手凑了过来,带着一丝犹疑不定,轻轻捏住了我的手,我一下子猛地愣住了,指尖传来了令人安心的温度,温暖了原本早已冰凉的手指。
  “唔,没想到桐人的手真的这么冰啊……”
  尤吉欧轻声说道。
  我有些不自在地抓了抓床单:“嗯……尤吉欧,有什么事吗?”
  亚麻色发的搭档沉默了一会儿,才有断断续续的话语从对方身上传出:“只是……刚刚突然想确认你是不是真的在这里,所以想摸一下。也许……有点冒昧了吧。”
  我再次愣住了,尤吉欧的手在那一瞬间似乎有想退回的意思,我立刻拉住了他。
  “嗯哼?”我眨了眨眼。
  尤吉欧咬住了嘴唇:“你的身材这么瘦,那么怕冷呢。”他的另一只手开始无意识地摆弄起了被单一角,“而且偶尔还捉摸不定……”
  “就是莫名感觉有时候不是很清楚吧,你是否存在于这个世界这件事。”
  “不晓得我是否存在……?”
  “对啊,所以有时候会变得非常不安……”尤吉欧苦笑了一下,“听起来这很可笑吧。”
  我沉默了。
  这是因为我是现实世界中的人吗?
  的确,往来于这个世界与现实世界的我们是否存在很难说出个结果……我纠结地扯了扯床单——大概根本就无从谈起吧。虚拟与现实一直是VR广受争议的话题,而Under World事实上却是一个比其还要真实的虚拟世界。而正因如此,这个世界本身的存在与我们,到底是否存在就更加难以定论,如果是这样的话,该不会优吉欧……他已经隐约看穿了这样的感觉吧。
  “……虽然桐人很温柔也很会照顾人,”尤吉欧轻声道,“但有时会无意识地对人筑起一道墙。”他看向我。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满是认真的绿瞳中还交杂着几丝担忧和关心。
  “我对你可以无话不谈喔,”他转头看向天花板,眼角露出了几分笑意,似乎是忽然间想起了什么而又变得开心了起来,“简直就像一直形影不离的好友一样。又或者很久以前就认识的伙伴。有的时候甚至我总有种错觉,觉得好像桐人和我们从小就在一直一起了。”
  尤吉欧的音调突然低了下去。
  “可就算如此,但我却还是感觉到了……你的内心深处,是无法让人随意踏入的禁区。”
  “大概就是因为这样吧,有时会觉得你很遥远……让我害怕啊。”
  手突然被人下意识地握紧。
  “尤吉欧……”
  嘴角漏出的挚友的名字,有些细微的颤抖。
  尤吉欧摇了摇头,截断了这声不成调的呼唤,忽然笑了说:“不过,像这样握着你的手很温暖,让我稍微松了口气呢。”
  “嗯,我人就在这里。”我弯起手指,回应道,“……跟尤吉欧一样。”
  像是心中有什么石头落地了一样,亚麻发的少年长吁了一口气,“……太好了。”
  “……如果以往也可以像现在这样确实地感受到你的存在就好了……”尤吉欧喃喃道。
  我挑了挑眉:“你有点奇怪喔,尤吉欧君。”
  “什么嘛,我很认真的耶,干嘛说我奇怪,”尤吉欧不服气地反驳了一声,“你可比我奇怪多了!”
  “真敢说呢,尤吉欧,那么,要来做点奇怪的事吗?”我突然间一下子扑到了他的身上。
  “喂、喂,可别搔我痒啊!”房间里立刻响起一声抗议,紧接着,就是一阵不成调的笑声,“拜、拜托哈哈哈哈桐人哈哈,你、你别挠了啊哈哈哈混蛋——!”
  
  活在虚拟现实中的尤吉欧,以及我,虚拟个体的“存在”。
  ……并不是这样,尤吉欧只是在注视着我的内心而已。
  很久没有人,看到那里了。
  那指尖残留的温度,哪怕散去,也是令人无法忘怀的存在啊。
  事实上,在进入这个终极的虚拟世界Under World里后,我才获得生命中第一个这样亲密的同性朋友。在此之前,我从未有过这般将自己一切思虑暴露给他人的想法。哪怕是在与我如同水乳交融一般的亚丝娜面前,我也是在艾恩葛朗特的最后时分,两人意识即将消散之际才说出了自己的内心。
  我的确几乎对他人总有种莫名的疏远感,哪怕是朝夕相处的家人也是如此。而这种感觉在SAO事件以后越发强烈。周围的人对于我,有着并不是身体虚弱的桐谷和人,而是攻破了死亡游戏的英雄桐人这样的认识——也许我自己也在无可救药地诱导着这一点吧。仿佛自己对于别人总有种莫名的骄傲与屏障。
  但我明白,这样的掩饰累积得越多,自己就会离最重要的东西越发遥远。
  所以,在这个世界里与尤吉欧相遇,可以在他面前暴露出真实的自己而无需任何掩饰,这真的是太好了。
  等到将围绕Under World的问题全部解决掉,并能让优吉欧的人工摇光Fluct Light顺利地往现实世界转移的时候,一定要让他潜行到ALO里,将他介绍给亚丝娜、莉珐和克莱因他们。我要告诉大家,这位便是继承了我的剑技并超越了我的,我最好的弟子兼挚友尤吉欧——我想长久以来,我一直都在焦急地等待着那个瞬间的到来。
  恐怕,那将会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和支撑与帮助了我的众多人们……
  “你在傻笑些什么啦。”
       突然有声音传入耳。
  ——他一定是一个真实的存在。
       我转过头,看到对方的绿色眸子中闪着光。
  如同尤吉欧感受我存在的证明一样,他的手很温暖,让人觉得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
  仿佛所有的希冀都被融入,这纤细的感觉轻声叙说着,在我们共存的未来当中,究竟需要什么。
  虚拟现实中的“存在”,“生命”……那或许就是彼此的“心”所串联的东西。
  

——————————有人说不提结局我们还是朋友———————————
  三年后,暗之国Dark Territory。
  由几乎Under World里所有Fluct Light人工摇光的心意而形成的流星,正缓缓填充了加百列虚无之躯的灵魂。
  结束了。
  失去的右臂不知何时已经再生。我用仅存的力量紧握住手里的蓝蔷薇之剑,努力忍住快要落下的泪水。
  他的灵魂燃烧殆尽了,在最后的时刻,被紧握在手心的蓝蔷薇格挡住了虚无的袭击的瞬间。
  剑柄上,还有这手心残留的温度。
  熟悉得令人泣不成声。
  就像那天被某人紧紧握着的手一般呵。
  “说好要一直如此般确实地感受着对方的存在的啊,尤吉欧。”
  
——————————————————
       相信我我是真的很爱很爱他们……顺便本咸鱼其实站的是桐优【这貌似是个北极圈】,但因为这篇实在没什么明显的CP向还是打了两个tag,最后感谢一直看到结尾的你们。【对不起我加了玻璃渣了】
  

评论 ( 19 )
热度 ( 94 )

© 白牙出鞘徒留半眼矜傲散落成灰 | Powered by LOFTER